|  返回首页

 

画坛巨擘的丹青人生:晏济元
  • 发布时间:2021-02-26来源:市中区阅读次数:25092【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明年1月8日,曾“隐姓埋名”整整40载的一代国画宗师———晏济元,将在广东美术馆举办“个人画作精品展”,这是晏公首度在穗开展,届时80多幅他不同时期的代表作及其“百年人生图片”将一并与羊城市民见面。记者借此机缘专程奔赴深圳,拜访这位充满传奇色彩的世纪老人。
  一代国画宗师
  他和张大千乃总角之交,情同手足,曾多次联袂办展,饮誉中外;他与郭沫若曾同船相伴,一道求学日本,患难与共;他曾作国画《红日青松图》,赠毛泽东七十寿辰,深受其喜爱;
  40年前,朱德总司令边观其画展,边举着大拇指评价道,“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
  他被错划为“右派”,在中国“隐姓埋名”整整40载;他年已过百,可每天大口大片吃肥肉,一日三道咖啡不落;
  他是当今中国画坛最年长的老者,在百龄有五的人生旅途中,他阅尽人间沧桑,世道沉浮,迂回百转中唯一没变的是对艺术的痴迷,“看尽云山是吾师,任我纵横写自然”,他与书画结缘近一个世纪……
  虽已105岁高寿,可晏公除左耳有些背外,鹤发童颜,声如洪钟,身子骨硬朗得很,读书看报都无需花镜相助。有趣的是,老人家的发型很“前卫”,发髻高束头顶,大有道骨仙风。晏公特别解释,该“形象标志”并非标新立异,而源于上世纪50年代的一次工伤事故中,脑门受了伤,经常头痛,后来发现“留长发不易头痛”,所以就蓄发。2001年定居深圳后,索性梳成发髻。
  画风不火不俗一如其人“我与大千玩起来很有劲”
  晏济元开创了飘逸洒脱的晏氏山水、花鸟画风,与张善子、张大千齐名,所以早在上世纪30年代,中国画界就有了“两张一晏”的美誉。晏公为人低调,与世无争,再加上在“文化大革命”中蒙冤受辱,以至于“销声匿迹”,现在很多中、青年人对他并不熟知。
  而翻看晏公画册,或疏林远岫,或湖天空阔,或奇峰叠嶂,有描绘梦中家山的,有记述万里行脚印象的。青绿典雅细润,水墨苍老高古,工笔重彩灿然成章,不火不俗,一如其人。
  晏济元1901年年尾出生,比张大千小2岁,同为四川内江人。“我父亲与大千的父亲是莫逆之交,小时父亲每次进城办事,都会带我去跟大千玩。由于我俩个性相似,兴趣相同,玩起来很有劲……”
  晏公至今清晰记得,有一回张大千的母亲拿出她自己的画作,叫他俩照样画。张大千画了树干后,要他添叶。“当时我哪懂怎样画啊。想了半天无从下笔,瞪着眼珠干着急。忽然我想起家门前那些密密麻麻重叠的树叶,于是鼓起勇气,不管像不像,就胡乱点些墨坨坨。当时大千见了高兴地跳起来,掐着我说,‘你画的这几点墨坨坨,正是我想画的树啊!’……”从此,晏济元萌发了对艺术的兴趣,开始从父习字学画,那一年,他7岁。
  1928年,晏济元考入上海中法国立工学院,客居张大千兄弟家中,3人共同研究书画。1930年,晏公仿石涛山水的《人语落孤峰》与张大千的一幅《荷花》,一起被选送到德国参加柏林美展,成为当代中国画走向世界的先列。1934年,在张氏兄弟的协助下,晏济元东渡日本求学,先后在日本大学、早稻田大学、日本铁道教习所学机械工程。
  1938年回国后,晏济元见张大千在北京沦陷区教学,深感不妥,于是直言相告,建议张与他一道离京。为筹集旅资,两人在中山公园“水榭”举办首个书画联展。顺利迁居重庆后,他们又多次联手办展,如“抗日募捐画展”等,传诵八方。后来晏济元因生活所迫,四处卖画为生,而张大千则于1949年翩然出国,四海为家。从此这对“毛根兄弟”天各一方,雁渺鱼沉。
  为凑够人数被圈成“右派”“提要求就不是真诚对主席”
  “大千出国前,好几回劝我同行……”晏济元说,但考虑许久,他还是婉言回绝了,“一是我太太身体不好,不想出国,二来去了国外能干些什么呢,留下来发挥的作用可能大些……”就这样,晏济元抱着“孝国尤民”的美好愿望留在了国内。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晏济元受刘少奇秘书陈忠仁之邀,与仇鳌、傅抱石等前往庐山游览、写生,后回北京,时逢毛泽东七十大寿。在郭沫若的引见下,晏济元作国画《红日青松》,并题“光佩四表,万寿无疆”赠送毛泽东。毛泽东看了万分高兴,欣然接受。据悉,这也是当时毛泽东唯一收下的生日贺礼。
  “后来,主席办公室还给我寄来一封信,问我有什么要求,”晏公笑着说,“我没啥要求……提要求,就不是真诚佩服毛主席了,也对不起‘光佩四表’这句真心话”。
  也许正是耿直厚道的性格,晏济元尽管在艺术上“受宠”,也未能因此避祸。
  1957年,晏济元就职的重庆市工业局被下达了8个右派指标。晏公笑称“那时候每个厂都有‘右派’名额,你没选够人数就是没完成任务”。最后单位选来选去还差一人,为“完成任务”,就把晏济元给“圈上了”,因为他特“符合条件”———出生贵族,留学东洋,属于“资产阶级成分”。
  1964年,在朱德、彭真、郭沫若等人的帮助下,晏济元于政协礼堂举办了“庐山写生作品”个人画展。但此后,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销声匿迹。世人曾经误以为他在上世纪60年代末已去世。晏济元的儿子晏秉正向记者讲述了这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当年画展结束后,朱德本想把晏济元调回北京,帮他摘掉“右派”高帽,就在这时,重庆工业局的领导亲自上京去“接”晏济元,骗他厂里任务重,要他回厂。当时晏公信以为真,当即买好火车票。谁知路经长安街时,被自行车撞伤,这一撞,晏济元因中风而瘫痪了8年,他“人间蒸发”的日子也就此拉开了序曲……
  晏公用“死老虎”来形容瘫痪中的自己。“那么多年,整个家庭全凭我老伴每月75元工资支撑……”而因“右派”身份,他被医院拒收于门外,只能呆在家里,由晏夫人翻看医书,边学边给他“治疗”。不过尽管身陷重病,晏济元始终不忘画画,没钱买纸买墨买颜料,他就用手在腿上画。
  也许是这对患难夫妻顽强的求生意志感动了上苍,8年后,仅靠草药疗敷的晏济元竟奇迹般地走起路来。时至今日老人家自己也仍无法说清这是怎么回事,只道是“一场奇遇”。
  走哪画哪尤喜收藏刀子“当‘右派’并不耻辱!经历而已”
  在当今中国美术史上,年龄过百的画家可谓凤毛麟角,百岁以上能作丈二匹巨幅作品的则属罕见。近一个世纪来,晏济元的创作激情从未泯灭过。1997年香港回归,96岁的他在港办展;北京申奥成功之夜,老人家彻夜不眠,即兴作画《青松红叶图》,现成为中国美术馆长期展品。
  一百多岁的老寿星,依旧是去到哪画到哪,先后亲自登上峨眉山、玉龙雪山、华山、泰山等地方写生;时至今日,仍身心两健,笔耕不辍,每天必作一画怡情冶性。
  除画画外,晏公还有一不为人知的嗜好,说出来吓人一跳,那就是收藏国内外各式刀子。这些“刀光剑影”虽与文雅的书画氛围有些格格不入,但却符合晏济元机械工程“科班”出身的“身份”。在采访中,晏公还忍不住搬出一盒子小刀把玩起来,那神情,活像一个小孩讨到喜欢的糖吃一般心满意足。
  老寿星每天仍要吃大片大片的肥肉,一日三道咖啡不落,当记者好奇地向他讨教长寿的秘诀时,晏公说道:“其实心态对延年益寿才是最重要的,我每天除画画外,啥都不理,只想些快乐的事。”
  确实,在风雨摇曳的百年人生旅历中,晏济元以超人的平常心,淡然走过了每一段坎坷。很多人都在为他鸣不平,“假如当初和张大千一道出了国,那他很有可能就不会被‘右派’的头衔耽误了前程,那今天的晏济元绝不仅仅是隐居于深圳闹市中、不为众人所知的大家……”,然而对于这一切“遗憾”,晏济元却不以为然,他无悔自己当初的选择。“留国有什么不好的,当右派也并不耻辱!好与坏都只是一种人生经历而已……”话语铿锵有力,老人家说来悠悠然然不动声色。
  十几次与死神擦肩
  晏济元历经清末、民国、战乱、“文革”,改革开放……105年的丰盛人生说也说不完。一回想往事,晏济元尤其对那几次生死考验刻骨铭心,“我差点就活不到现在啊,‘死’过不下12次哩!”在记者好奇的追问下,晏公讲述了其中一段最为惊心动魄的经历。
  1938年,晏济元从香港回重庆,路绕越南。当时越南与云南边界有一路“窄轨火车”,该火车在穿行一座“人”字形桥时,日军一个炮弹突然从天而降!“轰”的一声,火车、桥、铁路一分为二。命悬一线的晏济元幸运地逃过此劫,因为他坐在靠近火车头的车厢里,当炮弹爆炸时,这节车厢刚刚好驶入山洞,幸免于难。直至现在,晏公回想此事仍心有余悸,他后怕地反问记者:“如果当初我坐在后半截车厢里,你说我是不是早就没命了?”
  晏 济 元 先 生 艺 术 简 历
  晏济元,名平,别号素贞老人、老济、济公、江洲散人,生于1901年,四川内江人氏,现居重庆。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重庆国画院名誉院长、曾任重庆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重庆国画院副院长等职。晏老自幼从父读书,习字学画,与张大千为总角之交,情同手足,多次和张大千联合办展,饮誉中外,大千先生曾赞誉其画“作家士气兼到”。在近一个世纪的艺术生涯中,晏济元先生同郭沫若、张大千、张善子、于右任、谢无量、何香凝、谢玉岑等交情深厚,其从艺一生,影响甚巨。他是开飘逸洒脱之晏氏画风一代宗师,其画不仅在国内影响甚大,在美国、日本、新加坡等国家和香港、台湾地区亦有广泛影响。毛主席70大寿时,应郭沫若之邀,作国画“红日青松园”以赠,深受毛主席喜爱,1964年,在北京政协礼堂举办画展,朱德委员长观后称“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1993年在北京军事博物馆举办画展,引起轰动。1997年至2001年晏济元先生先后在香港、上海、汕头、顺德、深圳展出,均大获成功。晏老品格高尚,为人豁达谦逊,虽102岁高龄,仍身心两健,作画写字,治印不减当年,对艺术孜孜以求,欲达最高境界! 
  晏 济 元 大 事 年 表
  1901年 生于四川省内江县茂市镇,父辉廷公,母潘氏。
  1907年 受教于父,读书、习字,学诗书画印,父为前清诸生,长于书画治印。
  1913年 在前清秀才张曲齐门下受教五载,习学古典文学、诗词,亦受教华山朝碑和唐人书法。
  1917年 反复品摹,潜心研习石涛、八大,唐、宋各大家等。
  1921年 在成都基督教青年会学英语。
  1924年 考入成都机械专门学校。
  1926年 毕业于成都机械专门学校。
  1928年 上海求学,与张善子、张大千同住上海法租界西门路西成里169号。
  1930年 以仿古石涛山水《人语响孤峰》一幅同张大千所作《荷花》一幅参加柏林中德美展。
  1932年 同何香凝女士合作山水花卉多幅参加上海抗日募捐展。同年,在上海宁波同盟会馆举办个人展览。
  1934年 由张善子介绍赴日本东京。
  1935年 就读于日本铁道讲习所、早稻田大学、东京大学,在日留学期间以巨幅仿石涛山水画两幅参加日本帝国美展。
  1937年 与张大千在北平中山公园“水榭”联合举办画展。
  1938年 与张大千在重庆交通银行举办抗日募捐联展。
  1944年 旅游昆明,以写生作品六十余幅,于南屏电影院展出。
  1944年 经孙中山挚友刘禹生先生介绍与潘蜀新于重庆柏林餐厅结婚,著名书法家于右任先生作证婚人。
  1945年 在成都中华书局与大千举办联合展出。展出前因病返家。部分未完之作,大千代余完成并题款。
  1945年 于成都四川省银行举办个人展览。
  1947年 成都少城公园举办个人展览。
  1951年 加入中花美术工作者协会,重庆举办抗美援朝捐献画展,以三十件作品参展,将全部画展所得捐助抗美援朝。
  1954年 西南美术工作者协会吸收为会员。同年参加美协重庆分会。
  1962年 因双肩关节炎赴北京治病,借居中央美院院长吴作人家中,其间,萧淑芳夫人向晏老习学工笔花卉。
  1962年 受陈忠仁(刘少奇秘书)之邀与仇熬、傅抱石等前往庐山游览,后独留海会禅院,月余返京,写稿四十余幅。
  1963年 毛泽东七十岁生日,为其写《青松红日》山水一幅祝贺。
  1964年 北京政协元旦举行六十岁以上老人会,朱德、彭真、郭沫若、谢无量、陈叔通诸老推荐以作品四十余幅在北京政协礼堂展出。
  1965年 卧病在床长达八年余。
 

主办:市中区人民政府 管理维护:内江市市中区电子政务中心 蜀ICP备13008666号 川公网安备 51100202000165号

联系电话:0832-2025884  传真:0832-2025884 政府网站标识码:5110020001